是黄花呀 - 第九章林演H 解锁开啪姿势(NP高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待余沛欢醒来,已是几日过去,她打量着身处的一方小天地,漆黑一片的石洞隐有火光闪动,地上的火堆烧着木柴发出滋滋的响声,隐隐有听见有水滴的声音。余沛欢整个人趴在禾草上,中间只有一件薄衫隔着,屁股蛋以下的位置全是光溜溜的。

    是谁这么变态。她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背,不由得发出“嘶”的痛叫。

    真·变态·林演听到响声,急忙赶过来扶住她,姿势自然熟稔,显然是做过上十遍。

    想于此,余沛欢不禁又羞又恼。

    林演邪佞一笑,“都跟你做过了,还有什么是我不能见的?”

    余沛欢惊愕地看向他,他都知道了?

    林演缄默不语,转而大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她后背仅有的滑腻,激起阵阵颤栗感。

    “你。。。”大哥你要干啥?难道要来个伤员play?

    此时,脑海传来小赤炼的呱呱叫,【小主人,你要抓紧机会哦,你的续命精液值只剩下3点了呢~还没扣掉你预支的20点。】

    “为什么剩这么少?!”余沛欢惊地差点没蹦起来。

    意思是她就剩几天的命?

    【因为小主人你躺了足足有十天呢。】

    余沛欢囧,看向林演的眼神顿时变得无比敬仰起来。

    这可是她的生命啊~他要做些什么她只敢往床上一躺,两腿张开便是了。

    完全没有知道自己被余沛欢视为生命的林演继续抚摸着她,丝毫不见旖旎的意味。

    余沛欢疑惑,大哥你是在估摸我的尺寸吗?

    她赶紧抓住他的手腕,泫然欲泣,“我的后背好痛,演哥哥你快帮我上上药~”我的小命,就在大哥你手里了啊。

    林演眼皮一抽,演哥哥是什么称呼。。。还有,他明明才刚刚上的药,为什么还会痛,但看她一副痛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林演只好闷声答应。

    见奸计得逞,余沛欢眼底划过一丝畅然。

    林演微微躬着身子,从储物袋里掏出一罐不知名的膏药,开始给她上了起来。

    看到纵横交错的伤疤,狰狞地刻在女子柔美的背部上,林演眼底闪过一丝感激,这是为了救他留下的,想着,便更小心翼翼地涂着。

    殊不知,余沛欢酥软地叫了一声,“啊~”

    林演皱眉,他还没开始涂呢,真的有这么痛吗?这声音,这么感觉怪怪的。

    待到他真的涂了起来,余沛欢更是放声呻吟,柔腻入骨的媚叫在这漆黑闪动里显得格外突兀,让人难以忽略,林演渐渐地也羞了起来。

    这。。。怎么感觉更像是在叫春?

    真·处男一哥·林演涂着药的手一顿,有些不知所措。

    余沛欢猛加把火,委屈嘟囔道,“你也替我摸摸前面,前面也痛~”

    “前面哪痛?!”林演紧张。

    余沛欢:“痛地好像流奶了呢~”

    林演僵硬,回想起梦中的甘甜,下身隐隐有什么东西在叫嚣。

    “你。。”林演吞了口水。

    余沛欢回头娇嗔地看了他一眼,“你还不快来摸摸它~”

    林演一愣,随即将她抱过来坐在自己身上,黑眸紧盯着她,粗重悠长地呼吸声打在她脸上,声音低沉而沙哑,“你怎么这么欠操?”

    余沛欢不满,“我只欠你操呀~”

    我只欠你操呀~

    欠你操呀~

    你操呀~

    操呀~

    这几个字在林演脑海不停地回想,他赤红了眼,重重地含住她的唇,一手托着她的屁股,一手大力地揉搓着她的肥乳,粗长的巨物雄伟立起,热意顶在她腿心,激起春水连连。

    粗粝的大舌描绘着她的耳廓,时而钻进里面戏弄碾磨,口水发出啧啧的羞人声,林演一含,小巧精致的耳廓便被他整个吞进。

    余沛欢难耐地扭动,却被大手固定住。

    颤巍巍的红梅羞耻地绽放在林演眼里,一手握不住的雪峰溢出的乳肉滑腻,林演心中喟叹一声,这比梦中的触感舒慰更甚。

    他盯着小巧粉嫩的两颗红樱,胯下那根青筋虬露的巨物挺之更甚。

    甫一双手握住两团巨乳,双手戏弄地将两团揉搓慢捻,两颗红果挤在一起,碰撞的快感不由得让余沛欢高仰着雪颈,纤手柔弱地圈住他的。

    “听说这里会流奶?嗯?”林演盯着她的丰乳,低声问道。

    “你试试,你试试啊~”余沛欢被看的羞耻心起,脸上一片火辣辣,花穴处却不禁然地汩出一股蜜液,粘腻地落在林演的衣袍上。

    “就这么骚?”林演感觉巨物一片湿意,不由得挺身往前顶了顶,同时伏头往下,大舌急不可耐地含住两颗樱果。

    他一口叼住,牙齿撕咬着乳肉,似是要将她活剥吞进,他蓦地一吸,一股甘甜顺着他的齿间流入喉间,巨物不由得跳了跳,胀大地有些发疼。林演挺身往前,隔着衣裳,有规律地冲刺起来。

    “嗯呀……”余沛欢浪叫着,腿心的花穴开始配合着他的抽送,有一下没一下地吸吮着他的巨物。

    “啪”地一声,林演大手拍了一下她的丰臀,咬牙切齿道,“你这个妖精!”可不是嘛,他梦里的妖精。

    “呜呜呜~”余沛欢低声啜泣起来,小手捶打了林演宽阔的胸膛。

    “你欺负我~”

    她一吸气,底下的花穴也跟着吸吮得更厉害,林演被弄得头皮发麻,好不爽快,当下只能快点除去自己身上的衣裳

    黄花有话说:哈哈卡肉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