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心为墨 - 下面的嘴比上面的实诚多了(高H)求收藏珠珠 南湾(1v1表兄妹,黑道,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近日学校医院两头跑,乔乐确实累着了,这天回到家晚饭都懒得做,洗个澡躺床上没一会便睡着了。

    没一会一个沾着水汽滚热的身躯就贴了上来。

    炙热的大手从她睡裙滑进,摸上光滑的肌肤,肩颈处也落下一个个粘腻湿热的吻。

    她下意识的嘤咛出声,皱眉想逃离。被身后这人紧紧箍住身体,贴向他。

    “躲我小半个月,长本事了啊乔乐”江野气息有些不稳,但也不难听出语气间带丝不爽。

    乔乐原本还有些朦胧的睡意在听到江野说话的这一刻瞬间消散,身子一僵。

    男人的手挑开棉质内裤,覆上柔软的花苞,修长的中指沿着花逢勾弄几下,向下往温暖的穴口探去。

    指尖伸入温热湿暖的穴内,紧致的嫩肉把手指包裹的严严实实没有一丝缝隙,像有无数小口一样吸吮指腹,起初几下抽动有些干涩,乔乐吃痛的皱眉,向上缩起身子,她躲他进,抽动的速度加快,整个中指都插进穴内旋转研磨,小腹升起一股热流润滑了穴内,甬道泛起一股子麻意酥意,乔乐夹紧腿根,止不住颤栗。

    她紧咬红唇,压抑口中即将呼出的娇喘。

    “啧,湿的真快,下面这张嘴可你比上面那张实诚多了,是不是就等着老子回来艹你呢?”江野往日里说的比这难听露骨的话乔乐都听过,乔乐紧闭着眼,置之不理。

    宽松的睡裙早不知在什么时候就被这人扒到腰腹,上下其手,一只手揉捏着胸前硬起的乳头,下面那个手还在不停撸动,又加进去一根指头,把小穴塞的满满当当。

    渐渐二人都微微喘着粗气,借着床头微弱昏黄的灯光,江野能清楚看清乔乐染上潮红的小脸,垂涎欲滴,一头乌黑绵长的发散在枕上,小巧精致的耳垂也是娇羞的红,胸腔随着手指的律动起伏不定。

    江野手指抽离小穴,坐起身子板乔乐的身子,压在自己身下正对自己,乔乐那点微弱的挣扎在他面前不费余力就被钳制。

    “江野你混蛋,王八蛋”手腕被一只手牢牢抓住固定在上方,乔乐眼里哪里还有什么清明,蒙上一层浅浅的情欲,带着薄薄的水雾,殊不知这样只会让江野这种禽兽更加兴奋罢辽。

    “我说,乔乐”江野声音暗哑,熟练的分开身下人的大腿,那根骇人的肉棒充血直挺挺的立着,紫到发黑,根茎上不满狰狞的青筋,鹅蛋般大的龟头抵着小穴口,散发出的热意烫的乔乐身子发颤。

    “这么久骂来骂去就这两句,能不能来点新鲜的?”他如炬般的漆黑眸子直勾勾看着她,胯部用力,艰难的顶进一个头,舒服的他昂头呻吟出声:“妈的真紧”

    穴口那截被填充的胀痛,乔乐眼泪簌簌流下来,江野看到心里暗骂声艹,忍着想一插到底的冲动,摸上花谷找到充血凸起的阴蒂揉捏,心里不禁有些憋屈,往日里南湾那群女人,掀起裙子就可以玩的尽兴,他江野江小爷什么时候沦落到每次艹个女人都还要像个鸭子一样做足前戏。

    身子在江野揉弄下,渐渐软了下来,原先那丝胀痛感淡了下去随之而来被一股莫名的空虚感替代,乔乐说不清现在是何感受,厌恶极了被江野几下就挑起情欲软了身子的自己。

    这一点细微变化当然逃不过江野,埋在她体内那一点点已经吸的他尾椎发麻,更别说这段时间乔乐有意躲着他,素了这么久,再忍就不是江野了。

    大手摁住她的小腹,挺动胯部往前,两片娇嫩的花瓣被粗大的肉棒带着凹陷进去,挤的没有一丝血色,甬道虽已经够湿滑,但乔乐这穴道实在是过于紧,往里插点就要抽出来再慢慢进去,如此反复几次才降降进去大半肉棒。

    绞的江野又疼又爽,粗气喘个不听:“怎么?想把老子夹断报复我?”

    俩人做这事时,乔乐是从不愿理他回应他的,除了每次刚开始那点无所谓的反抗和不痛不痒的几句谩骂,最后都是被江野艹的昏睡过去。

    换做往日,乔乐这般江野也就算了,可偏今天心里不爽。

    他松开禁锢乔乐手腕的手,双手钳住她的胯骨,下身用力一挺,狰狞的粗长尽数埋进小穴,顶端撞上一团更加柔软的嫩肉,乔乐被这重重一击撞的头顶到床头,但下体的刺激更激烈,娇吟声呼之欲出。

    没等她反应,肉棒抽离卡在穴口又是重重一击,全部插了进去,拍的乔乐臀部的肉发麻,龟头再次顶到那块软肉,乔乐身子一颤,就流出一股水。

    动作没停,每次沉到她身子里时都像想把她撞碎般,发狠用力,没几下乔乐便受不了了,双手推搡他宽阔的胸膛,眼里沁满了泪,眼周泛红,隐忍的看着他,眼底有江野一眼能看透的厌弃。

    被乔乐看的莫名心烦,江野力道不减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不再似刚刚那般故意研磨,此次直达花心,顶端那团软肉被撞的酸软,甬道被肉棒磨得发热,阵阵酥麻感顺着小腹蔓延至全身直至大脑,她感觉自己身子仿佛不是自己的,随着脑海中炸开白光,昂起头发出一阵压抑的呻吟。

    一旦开闸便收不住口,乔乐防守降低,那江野就加重攻击。

    江野坏记得逞的勾起嘴角,这才哪到哪。

    他稍微调整了姿势,更好的发力,一点微弱的光把男人古铜色肌肤照的泛着一层柔光,随着身子的律动不断晃动,腹间肌理明显不知蓄积着多少力量,因为用力鼓起的青筋顺着人鱼线往下藏进逐渐浓密的一片很森林里。

    再往下,粗大的肉棒大开大合抽插沾了不少乔乐流出的淫水,反观乔乐,原本干净粉嫩的花瓣被人撞的红肿起来,交合处一片粘腻,泛着水光。

    用力嵌住她的腰,重重往身下撞击,同时大力禁着她的腰撞向自己。

    乔乐摇着头哭喊,说是哭喊倒不如说是娇喘呻吟:“呃,,不要了,江野,,呜呜你快停下来,,,嗯”

    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吸的老子这么紧,口是心非”

    江野心想:看吧,女人都是要艹服的。

    他力气就像使不完一样,劲瘦的腰腹不断使力,乔乐早已被操弄的意识迷离,身子里一阵又一阵的浪潮把她残存的理智淹没,呻吟声支离破碎此起彼伏。

    大抵不过是那几句

    慢点,我不行了,不要了之类的。

    一声声娇吟激的江野双眼猩红,奇了怪了,这女人叫床来来回回就这几句,怎么这么好听?

    用力撞击几下后,他俯下身子双臂撑在她两侧,腰部弓起一个弯度,动作不停耸动,乔乐无力的攀着他的肩接受他。

    湿热的吻随之落下,从耳侧缠绵至肩颈,鼻息里都是乔乐好闻的气息,他竟有些满足。大手钳住她的下巴歪头亲了下去,乔乐别头想躲,他使坏身子用力一幢,又是一声娇吟,看准时机堵上那张总爱说惹他不高兴话的嘴。

    舌尖伸入口腔,勾着她的舌一阵抵弄,每一处都不放过。

    一室旖旎,只能听到乔乐喉间看似痛苦的呜咽声,和身下啪啪啪的交合声。

    下体带来的快感越来越强烈,乔乐情难自禁,双腿夹紧了江野的腰,穴道被填充到极致,收缩起来,攀在他肩上的手指用力,划出几道痕迹。

    江野清楚的知道这是她要高潮的征兆,腰的弧度又弯了些,加快速度,沉沉撞击数十下。

    “别射里面”乔乐找回些理智,急忙喊了出来

    几乎同时,江野收紧臀部,抵在最温热的花心,精关大开,射出灼热的精液。

    这次射精足足有半分钟,江野喘着粗气,一股股热气喷在她颈窝:“晚了”

    照理来说,这次性爱算是他俩这么久以来最和谐的一次,可这最后一句话像根刺一样扎在江野胸口。

    原本还有些温存的气氛变了味,江野抽出半软下来的肉棒,长臂一身打开室内的灯。

    额间贴着被汗打湿的碎发,乔乐半眯着眼,一脸潮红,胸前起伏明显。双腿张开,穴口淫靡的景色一览无余,穴口被肉棒操弄的动久久合不拢,穴肉一抽一抽紧接着混着淫水的精液流出来,最终沾在床单上。

    乔乐本以为江野还要再来一次,脑海里已经在思索找什么借口能逃避,结果江野烦闷的呼出一口气起身就这么赤裸的离开了她的房间,关门声震的乔乐有些不真实,有些意外江野今天怎么这么好心这么快放过自己。

    颤颤巍巍的离开床,穴口又流出一股残存的精液,窘迫的羞红的脸,扶着还有些酸软的小腹走到卫生间做简单的冲洗。

    另一边的江野被这股自莫名的情绪烦的眉头紧皱,冷水拍在身子上才让他头脑稍微清醒些。

    为什么会烦呢?最终这个问题在江野快抽完半包烟后有了答案。

    第一次和乔乐发生关系时,是他强迫的。当时他想过许多预想事后乔乐有什么反应,总归他是不以为然的,女人,想艹的就艹了,家里只要江海那个老不死的还在,乔乐就不会寻死觅活。

    但乔乐的反应还是让江野受到了莫大的侮辱打击。

    她怔怔的问他:“你有性病么”

    江野混归混,流连花丛也是有自己的底线的那就是干女人一定戴套,这么多年,唯独没带套上了这么一个女人,还被讥讽了。

    靠。

    小剧场:

    江野:妈的为什么别的肉文女主怎么xx都没事?我不带套还要被嫌弃QAQ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