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心为墨 - 没谈过男朋友?你该不会是处女吧 南湾(1v1表兄妹,黑道,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从前那些女人在江野怀里,无非就两种心思,图身子或者图钱又图身子。但凡江野多少对她们展现点温存意思,心里都跟灌了蜜似的,可劲往上凑。

    在他怀里哭,也是头一遭,他有些慌乱不知所措。

    大掌僵硬的轻拍试图安抚,可这女人一点停下来的迹象也没有,反而哭的更加委屈,凄惨,胸前衬衫那处没一会就被泪水沾湿,映出里面浅铜色的肌肤。

    良久,他无奈的揉了揉眉心:“别哭了,我今儿没事等下跟你一起去医院。”

    这下乔乐的哭声止住,手撑着江野胸膛分开些距离,抬头泪眼婆娑吸着鼻子:“真的么?”

    江野脸色不是很好看,忽然有些妒忌江海,却还是耐着性子:“嗯,哭的难看死了”

    乔乐脑子晕乎乎的,就已经上了江野的车跟他一起去医院。

    一路上江野难得的没调侃她,接了几个会里的电话,听下来乔乐依稀猜测是手下人在哪里闹事,得罪了人来找江野摆平的。

    她紧抿双唇,侧头看向窗外。南湾这座城市是个历史韵味十足的城市,极少见高楼大厦,大多都还是上世纪中的样子的建筑物,可这座城市里的人却跟之完全相反。

    比如说,原本热闹的大街上随时会爆发起一场黑帮性质的多人斗殴事件,那些人迹罕至的街巷里时不时会出现一具因为腐臭才被人发现的尸体,也不知是寻仇还是猝死,到最后都会被警察归类为无头案草草结案。

    暴力,嫖娼,毒品遍布南湾,而江野便是生生为这座城市贴上这些标签的刽子手之一,乔乐不清楚江野具体是为谁做事,只从江海口中片面了解到他在南湾混的极好,这些年赚了不少钱。

    她不禁想到第一次见江野的场景,彼时她刚来南湾一周,刚在南小确定好工作第一天上班结束回江家,江海不在家,却多了个衣服脱一半露出小腹骇人伤口的男人,那一幕久久刻在乔乐脑海中不能挥去。

    男人身姿挺拔修长,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成熟男性的气息,留着短寸头,棱角分明五官立体像极了海报上模特,第一眼便猜出这人是舅舅常提起的表哥江野了。

    他皱眉脱掉衣服,露出健硕的上身,小腹伤口还源源不断的流着血,像是一点都不在意般,目光如炬看着有些愣住的她,没好气的问:“你他妈谁啊?”

    “我是乔乐”她回过神,放下包指着他的伤口,有些担忧的说:“你这伤口需要处理下么,我学过一些护理······”

    江野站着不动,注视她许久不说话,最后还是乔乐硬着头皮拿出医疗箱出来他才躺在沙发上让她收拾伤口。

    好在伤口只是看着吓人没多深,消毒时,酒精灼的江野倒吸口气,不悦的瞪着乔乐。她紧张的解释:“现在天热,要好好处理不然容易发炎,好的慢。”

    “你就是江海那个外甥女?”

    “是的”乔乐想想又补了句:“表哥。”

    江野轻叱,双手枕在脑后:“老子才不是你表哥。”

    乔乐识相的闭嘴了,仔细的替他处理伤口,忽然间有个东西打到她的小臂,她一看耳根一烧身子一滞,劲瘦的小腹往下的地方升起一个小帐篷,打到她的便是那个东西······

    “被女人摸有反应不是很正常,你快点!”江野若无其事的说。

    乔乐别开脸,快速的给他包扎好,到最后一张脸已经红的不成样子。

    倒是江野单手撑头,侧着身子目光灼灼,不正经的开口:“脸红成这样,没谈过男朋友?你该不会还是处女吧?”

    乔乐逃似的跑上了楼,关上房门还听得到江野的笑声,心跳如雷,用手背抚平脸上的热意。

    “流氓”

    如果她知道江野以后会这么对她,她在第一次见到他时,就会避得远远的。

    江野开车一向很快,没一会就到了医院,乔乐收回思绪。

    到病房门口时,江野准备推门的那一瞬,乔乐拉住他的手:“等下说话不要那么冲,可以么?”

    他低头看看乔乐的手,又看向乔乐,对上她有些乞求的目光,喉结滚动,鼻尖长出一口气。

    “知道了”不情不愿的说,说完猛地低头在乔乐娇软的唇上啄了下,脸上挂起一抹坏笑:“收点利息。”

    拿开乔乐的手,推门而入,乔乐恍然,脸颊有些烧,紧跟他走了进去。

    江海看到来人,先是一愣,紧接着便开心的笑起来:“小野来了啊。”

    江野淡淡的回个嗯,找了处地坐了下来。

    “舅舅,不好意思来晚了些”乔乐熟练的展开医用餐桌,把准备好的粥菜布置好。

    江海这段时间调养不错,精神好了不少,点头笑着说:“下次不用这么麻烦,医院里都会准备的,乐乐。”

    “为舅舅服务,我自然是乐意的”乔乐亲昵的回复他,二人气氛融洽,有说有笑,聊了起来,就显得房间里另外一人有些多余。

    江野翘着二郎腿懒散的坐着玩手机,心里不知腹诽乔乐多少遍。

    看见江海像个哈巴狗一样往上黏,恶心。

    笑的真丑。

    说话声音这么腻人,膈应谁呢?

    妈的。

    又是一阵笑后,江海看向江野:“小野,最近会里还好吧?”

    他抿着唇,过了几秒才回说:“就那样吧。”

    江海当初是极力反对他走这条路的,但等他从海市回来后,木已成舟,为时已晚,只要提起这个话题二人便免不了一番争吵,原本就单薄的那点父子情这些年也都散成灰随风而去了。

    心中充满愧疚,日日担惊受怕。

    人至老却忽然能看开许多事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转了性子,吃斋念佛,积点福泽。

    “那就好,你在外做事还是小心谨慎些,平日里也多照顾下乐乐。”

    江野听到这话,视线离开屏幕:“要你说。”话锋一转,意味深长的看向乔乐:“乔乐,我够照顾你了吧?”

    乔乐先是一愣,点头笑着说:“舅舅放心,表哥对我很好。”

    没注意到江野看她的眼神越发幽深。

    小剧场

    主持人:请用叁个字形容江野

    乔乐思考许久:老色批

    江野:?老子只对你一个人色

    求珠珠收藏互动呀啵啵啵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