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心为墨 - 连垃圾都不如 南湾(1v1表兄妹,黑道,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出入酒店的人非富即贵,眼尖的已经有认认出这是正德江野,心底虽好奇,但怕自己没多好的运气能看完这场热闹,慌忙逃窜。

    乔乐几乎是被江野连拽带塞的弄进车里,乔沐阳被高明抱着进了后面一辆车里,面色惊慌挣扎喊着:“妈妈,妈妈!”

    江野坐好关上车门,面不改色吩咐司机开车。乔乐没什么形象可言,头发凌乱,衣服被扯的有些皱,扭着身子开门就要下去,被江野拉回去紧接着落了车窗锁。

    慌乱之中理智渐崩,拿着手里的包就往江野脑袋上砸,毫不留情:“你还是这么卑劣!江野你这王八蛋!畜生!人渣!”

    江野也不躲,任凭她打在自己脸上头上肩上,只要她能解气泄愤,都值。额间被方角包底刮出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印出血迹,触目惊心的红出现在男人脸上乔乐才停手,发丝散乱在脸侧,看着他的眼神既无助又带着恨。

    “打够了么?”江野问她。

    “江野,你到底想干嘛?”她崩溃道。为什么一碰到他,一切又都糟糕起来。

    江野没回她,车子行驶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开进一座气派豪华的别墅院内停下,后面的车紧随而来,乔乐着急下车险些跌倒,急忙跑到还没挺稳的车旁打开门,把紧抿唇忍泪的乔沐阳抱出来,把人紧紧抱在怀中,珍惜这失而复得的安全感。

    她拍着他小小的肩膀,轻声安慰:“沐阳不怕,没事了,妈妈在呢。”

    张扬和徐娜赶到看到沙发上坐着的小人时,皆震惊的互看了眼对方,这孩子和江野长得也太像了,怪不得他昨夜他这般肯定,眉眼五官简直如出一辙,紧抿着嘴,黑溜溜的大眼使劲眨努力克制泪水落下的那股倔劲像极了乔乐。

    高明正头疼,看到二人就像看到救星一样。

    “扬哥,娜姐,这孩子我真搞不定啊!野哥让我哄人,这他妈比让我杀人还难!”

    乔沐阳抬头看了眼二人,随即把头低的更低,豆大的泪珠落下,落在褐色的裤子上,砸出两片湿印。

    可能是因为怀孕的缘故,徐娜见不得这样的场面,心疼道:“他妈呢?”

    高明瞅了眼乔沐阳,走过来压低声音说:“被野哥带去楼上,说要和她谈谈。哟您是没见着那姑娘把野哥打成什么样,脸都破相了。”他没忍住好奇:“野哥以前女人?”

    张扬一巴掌拍他头上:“滚一边去。”

    徐娜走到沙发上坐下,伸手揽过垂头落泪的小人出声安慰:“不要怕,你……妈妈很快就下来了。”

    ——

    江野在她对面的凳子坐下,乔乐别过头一眼也不想多给他,冷冷开口:“说吧,你到底想干嘛。”

    鼻尖微微上翘,嘴巴紧紧合在一起,下巴绷紧连着下颚线勾勒成出一个绝美的侧颜,江野看的痴迷。他找乔乐,不过是妄想在她那听到一个答案。

    “放心,孩子是我的我也不会从你身边把他抢走,也不会对你做什么。”他在心里叹气,沉声道:“为什么不告诉我有个孩子?”

    “生的不是个傻子你很失落是么,我为什么告诉你。”乔乐冷眼看他。

    “一定要这么聊下去?”

    “不然呢?”乔乐反讽。

    “对不起。”男人薄唇轻张,缓缓吐出叁个字。

    乔乐听后忽然冷笑:“你这回又想报复谁?怕不是忘记舅舅四年前就不在了吧,惺惺作态给谁看。”

    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利刃狠狠在江野心里扎个窟窿,血流一地,他无可反驳,出尔反尔是他,言而无信是他,造成今天这样局面的始作俑者是他,连求她原谅的资格都没有。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跟你道歉,并不期望你原谅我,可我只想从你口中知道一个答案。”

    “为什么会选择把孩子生下来?”原本沉寂无光的黑眸骤然亮起,悬悬而望。

    乔乐将额前的碎发拢至耳后:“因为国外法律禁止打胎,我不得不生下来,这个答案满意么?”

    江野近乎绝望,眉头皱起,面上表情痛苦,艰难开口:“在你眼中我是不是就是个垃圾,所以你当年……连个解释都不问我,就这么干脆走了。”

    乔乐此刻理智格外清醒,只想赶紧离开这里,远离面前这个男人,话甚至都不用经过大脑就说了出来,连她自己都震惊原来她可以说出这样残酷冷情的话。

    “你连个垃圾都不如。”

    “你这人说话一向没什么可信度,休想打孩子的主意,不然鱼死网破,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她站起身:“答案给你了,我走了。”

    “乔乐!”死死拉住她纤细的手腕喊出她的名字,他怕她走,怕自己满心肺腑错过今天再也没机会说出来,哪怕是尊严被她踩在地上,用脚磨个稀烂,哪怕以后不见,只要她心里有他的位置,即便是阴沟里永远不愿回忆起的犄角他也满足不奢求了。

    “我爱你。”

    乔乐身子一僵,大脑失去思考能力,耳鸣一般,只能听见胸腔里咚咚咚的不断跳跃的声音。

    “我好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这几年一直在自责愧疚里度过,我……”他痛苦的闭上眼,可手里的劲一分没减。

    “江野。”乔乐开口打断他。

    “别自欺欺人了,你强迫我时想过你爱我么?你生日那天你去哪了?你当我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物么?我一个人在国外既期待又恐惧一个生命到来时你想过你爱我么?你知道我的喜好么你就说爱我!你有资格你配么!”

    “爱这个字从你嘴里说出来,真低廉。你不是说你爱我,那你就把我的手放开,让我和沐阳走,一辈子不要再见。”

    陈楠下了飞机马不停蹄的赶到顾盛发给他的地址,是一处私人别院,还未进门就被两个黑衣男拦住。他急的顾不上什么形象朝里面大喊:“乐乐!沐阳!”

    一堆人怎么哄都哄不好的乔沐阳听到这声音激动的抬起头往外跑,走出去看到来人觉得有些面熟,细想便回想起这是乔乐之前的好友,她还调查过人家。

    她开口让人把陈楠放进来,乔沐阳小小的身子撞进男人怀里委屈的哭出声:“坏人把妈妈带走了。”

    他抱起乔沐阳,一脸怒色:“乔乐呢!”

    ——

    江野愣神,沉默许久,艰难开口说:“好。”

    身体里每一滴血液都顺着千疮百孔的心口流出,缓慢不舍的松开乔乐的手腕,站起身子苦涩的说:“我送你下去。”

    二人一前一后走了下来,陈楠看到乔乐安然无恙松了口气,看清身后那个男人面孔时,丝毫不见平日里温润清雅的形象,冲上去不顾一切握拳朝男人脸上砸并骂道:“你个畜生!”

    以江野的身手完全可以躲过他这一拳并反击,硬生生挨下这一击,往后踉跄几步,张扬作势要动手,被一旁的徐娜悄悄拦住,这是江野该的。

    陈楠还欲动手,乔沐阳哭着跑过来站在二人中间,可怜兮兮的望着陈楠,拳头在空中僵持,最后在孩子无助的眼神中放下。

    乔沐阳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鼻涕都流了出来,转身拉住江野的衣角,眼眶蓄满泪抬头看江野:“你为什么不要我们了啊。”

    他知道的,从第一眼见到江野时就猜出他是自己从来没出现过的爸爸。

    在场所有人皆一愣,江野好像忽然明白当年的无奈与辛酸,孩童最童稚的语言降他还在强撑的颜面彻底击垮,从深坑跌进深渊,被深渊里的恶鬼啃噬血肉露出白骨,他真的如乔乐所说,连个垃圾都不如。

    他嘴唇发抖,迟迟张不了口。

    乔乐平静没有起伏的声音响起。

    “是你们不要他的。”

    江野眼前一黑,吐出一口鲜血,栽倒在地,抢救无效,当场嗝屁,全文完。

    吓死你们

    小剧场:

    江野:我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不能哭(握拳)

    首-发:pо18h。(ωo𝕆1⒏ ν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