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心为墨 - 番外一 南湾(1v1表兄妹,黑道,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结局是我最初就想好的,有些仓促,但我自己真的挺满意的哈哈哈,认为在这结局最好。叁张番外奉上,过几天开新文,希望大家捧个场。

    江野苏醒后,所有人都默契的不主动提起从前那些事。导致江野一度觉得不真实,像是活在梦里,他也不敢直接问生怕亲生打破这美好的梦境,就选择用另外一些方式来证明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两个团子现在由林凯带着在徐娜那里住,平时也极少来医院,大多时候都是乔乐一个人照看江野。

    高明正襟危坐,一字不差的向江野汇报近日会里的情况。

    “野哥,赌场那边.....”

    “我想吃苹果。”江野忽然打断他,看向乔乐,乔乐没说话,默默往他嘴里塞了块苹果。

    高明:“......”没事他忍!

    “新区那片新开发一块地,zf那边问咱们......”

    “我想吃香蕉。”他又打断高明,乔乐狐疑的看他一眼,往他嘴里塞了块香蕉。

    “青龙那边咱们准备......”

    “我想吃橙子。”他再次打断高明,乔乐皱眉费解的看他,却还是口嫌体直的往她嘴里塞了块橙子。

    高明:就无语!但还是硬着头皮往下接着说:“这批货扬哥打算......”

    “我想吃......”

    乔乐瞥他:“江野你没完没了是吧?”

    高明气都不敢出了,却见江野眉眼舒展,嘴角偷偷上扬转头看他:“你刚刚都说了什么?”

    高明:???就无语!野哥这是在找骂?

    张扬听高明说后,打死也不相信江野会干出这种事,不信邪的次日一个人来看江野。

    乔乐见他来,便说让他先照看下江野她去看望下陈楠,他想也没想应声好。

    只听江野咳嗽两声,捂着右胸口表情有些痛苦。乔乐吓得面色惊慌,忙问:“你没事吧?需要喊医生么?”

    江野看似虚弱的摇摇头:“没事,你去看陈楠吧有张扬在我没事的。”说完又咳了两声,乔乐哪里还敢去看陈楠,寸步不离的守着他。

    张扬眼睛瞪得老大,张嘴一脸的难以置信。他受伤的地方不是左胸口么?

    江野淡淡看他一眼:“你怎么还不走?”

    张扬:妈的!

    张扬和徐娜说了这件事,徐娜笑的大肚子跟着一动一动,眼泪花都冒出来了:“男人矫情起来真是没女人事了。”

    乔乐对江野这些异常行为也不是没有察觉,但看在他是个病号的份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除非忍无可忍说他两句,大都随他去。她也从徐娜那得知当年江野说那番话让他走的原因,现在看透她对江野的感情,再纠结过去也没有意义,只是心底还是稍稍有些后悔当年自己为什么没有问江野要个解释,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己从不主动迈出一步,守住最后的尊严给自己留了后路。

    她跟江野就像两根绳早早绕在一起,纠缠不清。

    陈楠出院后,与乔乐商量后暂时先把两个双胞胎带回了海市,江野敢怒不敢言,总担心乔乐哪天也走了。。

    某天夜里江野发起高烧,人有些意识昏沉躺在病床上输液,手死死握着乔乐不愿松,嘴里胡乱喃喃:“别走别走,我好想你,对不起......”

    手指抚平他紧皱的眉心轻声安慰道:“我在呢。”

    在医院里住了近一个月直到医生已经没大碍可以回家时,乔乐整颗心才算放下。

    出院那天,风清气朗是个难得好天气。

    他对乔乐一向就是个野狗性子,只要尝到点甜头便摇着尾巴黏着乔乐,禁欲这么久,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全身每一处细胞都在叫嚣想要她,明里暗里悄悄揩油又不敢做的太过,谨小慎微反复试探乔乐的态度。好不容易熬到出院,心底抑制不住的雀跃兴奋,嘴角的笑藏不住。

    夜里,他又故技重施喊着伤口疼,让乔乐给他脱衣服。

    卫生间里光线明亮,他低眸仔细瞧着乔乐,怎么看也看不够。

    上方的视线太过灼热,乔乐想忽视都难:“你一直盯着我做什么?”她忽然抬眸,正对上江野的目光。

    二人本就离得近,视线相撞交缠气氛暧昧。他喉结滚动没说话低头吻上觊觎已久的柔软唇瓣,搂着乔乐将她抵在门上。乔乐的惊呼被堵在喉间,男人吻急切,灵活的舌霸道闯进口腔勾住香软小舌攻城略地,攻占每一处湿软的宝地,空气的氧气瞬间被点燃乔乐觉得自己快要无法呼吸。她不傻,当然能懂江野这些日子要呼之欲出的渴望,炙热的手掌已经不安分的来回在腰上作乱,乔乐找回些理智,努力推开江野。

    脸颊绯红,眼睛水润,红唇被吻的艳红轻张喘着气:“你伤还没好,不行......”

    江野十分留恋的又在她嘴上落下一个吻商量道:“没事,我轻一些。”

    乔乐不愿,皱起好看的眉:“医生再叁叮嘱过,不行就是不行。”

    见她态度强硬,江野语气软下来像撒娇一样:“我都替你守身如玉四年多了,你可怜可怜我成么?我有分寸的。”手已经偷偷掀开乔乐的衣角滑了进去。

    乔乐板起脸,把男人拿开,手抵在他结实的腰腹上抬头看他,语气格外认真:“江野,我们已经在一起了,未来每一天我都会陪着你。我不想再冒任何风险,既然已经忍了这么久又何必急于一时,乖一些。”

    江野把头放在乔乐肩上:“你是不是把我当小孩哄了。”

    “不过我喜欢你哄我,是你自己说的以后会一直陪着我。”

    “不准再离开我!”

    ---

    没几日,乔乐就把江野丢在南湾一人回了海市,起因是乔沐洲不知吃坏了什么还是怎地,上吐下泻浑身起了密密麻麻的红疹几日都未见好。

    江野虽不舍,但会里还有一堆大小的事务需要处理善后,只得眼巴巴看着她走。

    夜里乔乐给江野打电话。

    “孩子病的很厉害么?要不要我过去陪着你。”江野还是有当爹的自觉的。

    “怎么查都查不出病因,你来也没什么用。”嗓音干哑,带着明显的疲惫。陈楠未婚妻送给俩孩子胖蓝猫跳上沙发,喵喵叫着蹭乔乐。

    “你那怎么有猫?”江野忽然问她。

    “陈楠哥送给孩子的,怎么了?”乔乐不明所以。

    江野顿了顿,缓缓说:“会不会是过敏了,我猫毛过敏来着......”不知为何,越说越心虚。

    乔乐坐直身子,细细回想两个孩子自小确实没怎么接触过猫,也是第一回出现这种情况,醍醐灌顶或许还真是过敏啪一下挂掉电话,联系陈楠连夜把猫送走,仔细做了卫生。

    第二天症状果然好了不少,叁四天就恢复好回到生龙活虎样子。

    乔乐把消息告诉江野时,他格外自豪:“哼,不愧是老子的孩子。”说完被乔乐呛道。

    “这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