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半喵 - 116被他操得高潮(ωoо1⒏ υip) 只想和你睡(1V1 H)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116被他操得高潮

    秦峥看着沉婉婉高潮中恍惚的脸庞,也紧跟着一起高潮了。

    因为她不断收紧蠕动的小穴,更因为他面前的人是沉婉婉啊……被他操得高潮了!

    这一个想法,疯狂刺激着他心底里的快感,浑身紧绷战栗,深深操进小穴的肉棒,龟头涨大着,顶端的小孔张开,一股一股粘稠的粘液喷射出来,强而有力的撞在敏感的内壁上。

    沉婉婉意识混沌,但是被秦峥的精液这么一烫,身体还是在秦峥的怀里抖了抖。

    好爽……实在太爽了……

    最初破处的那一下的确很疼,可是忍过那些疼痛后,后来快感就跟潮水一样,源源不断的袭来,让她彻底的沉浸在秦峥带给她的浪潮中。

    要是早知道做爱这么爽,她早拉着秦峥上床了。

    沉婉婉迷迷糊糊的这么想着,舌头舔了舔嘴唇,刚刚餍足了的女人,竟然这么快又隐隐的透露出一丝饥渴。

    他们的第一次,就这么荒唐而又刺激。

    都在高潮余韵中的两个人,躺在狭窄的沙发上,紧紧地抱在一起,从头到脚的紧贴着,脖颈交缠,胸膛贴着胸口,就连呼吸起伏的频率都是一样的。

    多么契合的两个人,谁也没在说那些刺耳、又口是心非的话。

    房间里的气氛,也因此变得旖旎又温馨。

    然而,这一切都是短暂的。

    等他们清醒之后,需要面对的就是尴尬到不知道如何处理的关系。

    好一会儿,秦峥趴在沉婉婉身上一动不动,微眯着眼,像是睡着了一样。

    反倒是沉婉婉在清醒后,感受着身体上的重量,还有依旧被肉棒堵着的小穴,里面满满都是津液和淫水,涨得她有些难受。

    她抬了抬小腿,踢了踢秦峥,声音发软的说道,“起开,你太重了,压得我难受。”

    秦峥这才睁开眼来,漆黑的眸子瞅着沉婉婉被汗水染湿的脸庞,神色沉凝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的眼神太认真,反而看得沉婉婉有些心慌。

    她在刚才做爱的时候,都没这么慌张过。

    该不会……该不会是被看出来了吧?

    被看出来她喜欢秦峥,甚至把第一次都留给他。

    要是沾染上感情,她恐怕也只会落得一个孙柔的下场。

    沉婉婉身上余温尽褪,又抬着发酸发软的脚,踢了秦峥一下,“还不走开,难道是操我操上瘾了?”

    她轻笑着,故意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放浪模样。

    秦峥目光一顿,这才从她身上移开。

    他缓缓地起身,连带着肉棒也从沉婉婉的小穴里抽出去,一点一点往后退,不可避免的摩擦到殷红的小穴。

    “唔唔……”

    沉婉婉忍着隐隐传上来的快感,咬了一下嘴唇,把呻吟声压了下去,等秦峥肉棒完全抽离的那一刻,才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而来的,是强烈的空虚。

    她的身上没有了属于秦峥的体温,小穴里的精液没东西堵着之后,从艳红的阴唇中间流出来。

    粘稠液体往下低落的感觉,那样清晰。

    沉婉婉懒洋洋的躺着,双眼里残存着没有完全消退的迷离,对身下淫靡的一切不管不顾,就只想在残留的欢愉中,多沉溺几分钟。

    秦峥已经坐起了身,没有走,反而脱下了身上的衬衫,让给了沉婉婉,盖在她潮热白皙身体上。

    “谢了。”沉婉婉轻笑了下。

    说实在的,她的确有些惊喜,衬衫上有秦峥身上的气味,让她很喜欢。

    只不过眼下,她更需要另一个东西。

    “秦峥,带烟了吗?”沉婉婉眯了眯眼,眼尾自然上翘着,还是那样妩媚动人,娇软的声音继续说道,“不都说事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你给我一根——“

    “沉婉婉。”

    沉婉婉的话被秦峥打断。

    他的声音里还带着欲望的沙哑,可是语气是那样的凝重,就连脸上的表情,也都是严肃的。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沉婉婉知道秦峥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只不过她没想到这么快,让她多自欺欺人的温存一会的时间都没有,就必须面对冰冷的现实。

    秦峥问道,“为什么是我?”

    一样的问题,他在欲望交缠的时候就问过,沉婉婉给了一个荒唐可笑的答案,他从不相信。

    “我刚才说过了。”沉婉婉抿了下唇,紧绷的嘴角泄露着她的紧张。

    身体厮磨的时候,她有勇气胡言乱语,说着那些荒唐的话,可是面对清醒的秦峥,她却说不出口。

    “我不信。”秦峥直接道,沉黑的眸子扫向她,“沉婉婉,我要听你再回答一遍,你看着我说。”

    沉婉婉心中的忐忑更强烈了。

    他们到底是一起长大的,认识十几年,太过于了解,才会被秦峥紧紧地掐住了思绪。

    沉婉婉在秦峥的注视下,想了想,明明那么紧张,却还能在男人冰冷的目光下,扯着嘴角笑出来。

    她的演技又进步了。

    “秦峥,是真的,我那个时候说的话,是真的……你信不信无所谓,起码有一部分是真的。”

    秦峥闻言,眉间的褶皱越蹙越紧。

    “如果说还有其他什么原因,那就是我马上十九岁了,谈过一次恋爱,却那么失败,结果男朋友没了,人没得到,身体也没得到。十九岁的处女,说出去多丢人啊。还有那个孙柔,我的确看她不顺眼,各种原因吧,成天在我眼前晃荡,实在太烦了。你知道女人敌视另一个女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沉婉婉半真半假的说着,把真实的感情藏在虚假的包装之下,倒也像是真得一样了。

    这一回,秦峥……动摇了。

    追-更:xsyuzhaiwu.(ωoо1⒏ υ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