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阿喜 - 乖巧少女(二) 只是爱你而已(短篇np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只是爱你而已(短篇np集) 作者:小阿喜

    幸福的日子总是不长久的。

    这天,雪落突然收到大师傅的消息,信中说小师傅在谷里遇袭了,不仅如此,他还中了毒。

    医谷都无法破解的毒,这是多么可怕,雪落脑海中瞬间就浮现了小师傅躺在床上口吐鲜血的模样。

    她一刻都等不了,她必须回到谷里去。

    “小雪儿,你不能去,医谷已经被人盯上了,你此刻回去定会落入陷阱。”

    “二师傅,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那是小师傅啊,他如今生死未卜,我怎么可能无动于衷。我做不到的。”

    雪落收拾好了东西,她坚决地辞行道。看着二师傅担忧的神色,她主动吻了下他的唇,安慰道。

    “你放心,我最拿手的是易容,只要我假扮求医者进谷,他们不会发现的。”

    雪落拒绝了二师傅护送的要求,她知道此时三位师傅的安全比她更重要,所以她不会让他们因她而陷入险境。

    为了早点回到谷里,雪落甚至放弃了马车,选择了她不甚熟练的骑行,夜以继日,终于在两日后到达。

    “大师傅,大师……”

    “小雪,你怎么回来了?怎么还这副模样……”

    见大师傅惊讶地望着她,雪落立马解释了关于她如何回来,以及她之前无意间接下了大师傅传给二师傅的信鸽的事情。

    “没事就好,你去看看师弟吧,他……不太好。”

    大师傅难得有欲言又止的时候,雪落已经顾不上惊奇,她飞快地跑向小师傅的房间。

    “怎么会……这样?”

    雪落不敢置信,眼前小师傅的模样,与她那日所见到的黑色尸骨一般无二,面目狰狞,眼眶暴起。

    他紧紧握住拳头,好似忍耐着难以言状的痛苦。

    雪落抹了抹泪,伸手包裹住了小师傅的拳,她实在不懂,究竟是多大的仇恨,才能让人忍心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这副模样。

    想到那个令人窒息的宅子里的景象,雪落颤抖了下身子,他们,到底陷入了怎样的阴谋。

    “落……雪落。”

    意识到小师傅还清醒着,雪落赶紧回了神,凑到他面前。

    “小师傅,是我,你怎么样,痛不痛?呜……你,你别担心,我们一定会找到办法,一定会帮你解毒的。”

    “你……别哭。”

    他说话的时候断断续续,显得很吃力,雪落赶紧止住了眼泪,她不能在这时候还让小师傅担心。

    “雪落,你……讨厌……小……师傅吗?你可以……不讨……厌我吗?”

    “不讨厌!当然不,我最喜欢你了!小师傅你别说话了,你好好休息好吗?”

    雪落忍不住又哭了,她以为自己坚强了许多,可见到小师傅同她说软话,她还是失控了。

    小师傅啊,那个对她最严厉,惩罚了她却又会偷偷给她送包子的人,那个总是板着脸,凶凶地阻止她贪玩却又会在她哭泣时递手帕的人。

    那个人教了她很多,也给了她很多温暖。

    她真的很喜欢他,怎么会忍心,讨厌他呢。

    “那就……好。”

    小师傅休息了,雪落出了房门,径直找到了正在翻医书的大师傅。

    “小雪,你也猜到了吧,下毒的是一伙人,上次我便留了心,这才尽早赶回来,没想到还是晚了。师弟中毒已久,只是近日才发作,也都怪我,平日里对医谷管控太松,才让人钻了空子。”

    “大师傅千万别丧气,我们都还需要你。”看到大师傅疲惫的脸色,雪落心里很难受。

    “本来不想让你知道这些,但现在也只能希望你多了解些,以便保护好自己。小雪,你可别再出事啊。”

    大师傅从来都是镇定的,他这么脆弱的样子,雪落从前甚至没想过,可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更让她心疼。

    雪落忽略掉大师傅诧异的眼神,她走到他身后,给他按摩着头部,柔软的手指,精湛的手法,让许久没休息的人缓缓闭上了眼。

    雪落给大师傅盖上毛毯,她再次来到了小师傅的床前。

    雪落知道自己医术并不高明,所以她这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照顾好师傅们的身体。

    “小师傅,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雪落抚摸着手下干裂的唇瓣,在心里祈祷。

    小师傅醒了,雪落见他精神好了些,便扶着他坐起来,喂了点水。

    “我要……更衣,你叫……师兄进来。”

    “大师傅他累了,小师傅,要……要不让我来吧。”

    话刚出口,雪落低下头,她紧张地不敢看小师傅的视线,他会不会,把她当成随便的女子?

    沉默了会,小师傅开口道。

    “好。”

    雪落掩下了心头的惊讶,她伸过手,扶住小师傅的上半身,让他靠着自己,随后,缓慢而艰难地,剥下他的上衣。

    到下身时,雪落闭上眼,手有些抖,她真的,不该乱说话的。

    “我……来。”

    小师傅看出了她的为难,雪落有些羞愧,分明是她自己提出来的,怎么能因为羞涩而放弃。

    “还是让我来吧。”

    雪落咬牙,忍住心头的慌乱,她两手捻住他的裤头,迅速地扯落下来。

    雪白的亵裤下,映照着两条长腿正微微战栗着,雪落赶紧扶着小师傅坐下。

    “全……脱了。”

    雪落睁大了眼,她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小师傅怎么会说这种话?

    “我要沐浴,脱……掉。”

    “小师傅,可是这里都没做准备,你,稍微等会好么。”

    雪落突然想到自己的责任,立马隐去那些不安分的心思,她是徒儿,这只是她该做的,其他,什么都不要想,也不能想。

    “屏风后有浴桶,药浴。”

    小师傅说话越来越利索,这代表他有好转吧,雪落心头欢快了不少。

    她听从他的吩咐,心无旁骛地退下了剩下的衣物。

    直到把小师傅扶进浴桶,雪落才缓过神来,她拍拍心脏,深呼了好几口气。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