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阿喜 - Po-18.com 美艳歌姬(二) 只是爱你而已(短篇np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只是爱你而已(短篇np集) 作者:小阿喜

    自苏若亦进入慕府。

    一连几日,京城百姓都在热议着。

    慕将军游城时美轮美奂的场景,不论是听着的,见着的,一一都表示甚是羡慕。

    虽未看到第一美人的正脸,可那幕离下传来的柔雅清丽的欢笑声,还是印在了众人心间。

    就连有些不屑慕舒由此举的文人雅士,那时也不得不在心头感叹,真不愧是闻名大周的名姬,连笑声都比常人好听。

    苏若亦躺在慕舒由为她所造的花藤秋千上,一面往口里喂着葡萄,一面听着丫鬟讲的八卦发笑。

    这些自命清高的人啊,怎么就不知道这天下的安定,都是谁换来的呢。

    他们可以看不起她,轻视她,甚至污蔑她,可唯独,不能利用她来诽谤他,打击他,侮辱他。

    苏若亦伸着懒腰,她吐了吐葡萄皮,心中暗道。

    你们啊,就尽情地看不起我吧,只要以后不后悔就是了。

    她缓慢站起身,刚一转头,就被不知何时来到身后的高大身躯拥住了。

    笑了笑,苏若亦道:“将军如此热情,妾身可要不客气了呢。”

    “嗯?卿卿要如何对我不客气?尽管放马过来吧!”

    他狂傲的笑声响彻她的耳际,她伸手,扭住他贵胄空隙处的腰间肉。Pò1八.còм

    惹得他又一阵大笑,她微恼,撇过身,他又追过来连声轻哄……

    北来南去几时休,人在光阴似箭流。

    将军府里永远充斥着欢言笑语,也让人几乎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然而平静,很快被突如其来的一道圣旨打破。

    边关告急,慕舒由要出征了。

    他万分不满,却又只得压抑着,君臣君臣,即使他被再多人崇敬,也不过是个只能听命的臣子。

    更何况,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即使他再不羁放肆,也不能因儿女私情,而耽搁了护卫百姓的责任。

    “卿卿,我要走了。你……等我回来。”

    “将军,妾不关心国家,不关心朝臣,亦不关心百姓。妾只是个小女子,所以只会关心夫君的安危。夫君,你定要,平安回来。”

    “好,等我!娘子!娘子!娘子……”

    苏若亦从梦境中醒来,她披上风衣,开了窗子。冷风袭来,吹散了她因濡湿粘在一块的发丝。

    他走了半年了,这个梦预示着什么?

    梦里他奄奄一息的模样,深深印刻在她的心头,让她无比慌乱。

    平静过后,苏若亦提起笔,修了一封书信,寄出。

    几日后,赵丞相府里迎进了一位绝世琴师。

    据说,这位琴师有着倾国倾城之貌,更是与先前被慕将军娶进去的第一美人相差无几,可更具体的,却没人说的出,因为都没见过。

    “苏小姐,你真是独孤老人的徒弟?”

    一位穿着月牙色锦服的公子紧跟着苏若亦不放,无奈之下,她停下步子,指了指自己的嘴。

    “哦,抱歉,我忘了你不能说话。”

    苏若亦对他笑笑,摇头表示不介意。

    跟着她的这位,是赵相府里的门客,亦是参加此次科举的夺魁热门,可她现在的目标还不是他。

    苏若亦摆手告辞,挥袖离开。

    她没看见,她转身时,他落在她身上怅然若失的神色。

    苏若亦回到屋里,她撤掉脸上的易容,洗了把脸,还未擦净,却发现自己突然动不了。

    她抬眼看向身前的人,带着黑色面具,只露出眼睛,他的眼睛直直地望着她,深邃幽暗,好似看到了什么值得怀念的东西。

    “你真的是她。”

    他悠悠叹息,苏若亦听着这清澈的声音,心中开始猜测,这人武功不弱,她在他手上肯定逃脱不掉,并且,听他这语气,他好似认识她,他莫非是认错了人?

    “你是谁?”她出声试探。

    “原来你忘了我。”

    “也许是从未认识呢?”

    “你不必试探我,我没有认错人。”

    “好,公子。就算是你我曾在哪里见过,你可否先放了我。”

    他点开她的穴,却没有离开房间,转而在床边坐下。

    “你想拉拢赵相?为了他?”

    “小女子不知公子何意,既然公子非要说与小女子认识,那我也无话可说。只是现在,我要歇息了,还请公子离开。”

    “还真是无情。好吧,我下次再来看你。”

    他从窗户口飞身远去,悄无声息。

    苏若亦轻呼了口气,她还以为这一趟很小心了,却不想多出了这么个人。

    “苏姑娘,你的名字,是谁帮你取的?哦哦,我没有要冒犯你的意思,我只是,对这个名字有些感兴趣。”

    蹲在她身前的人,眼神忽明忽暗,他一会张大眼睛,一会又挠着头,看着真有些傻。

    苏若亦又看了眼,摇摇头。

    她从琴架上离开,走到书案前,提笔在白色宣纸上写到:你认识一个叫苏若亦的人?

    男子微怔片刻,点点头。

    苏若亦又写:苏杭,苏家?

    笔尖刚提起,就听耳边的声音痛哭流涕道:“苏妹妹!果然是你,真的是你!我是杭霖,杭哥哥啊,你还记得我么?”

    苏若亦老实地摇头,见杭霖满脸失落,她写:你怎么认出我的?

    杭霖看了眼苏妹妹美颜绝伦的面容,有些失神,他羞愧地转开脸,回道。

    “你忘了?曾经苏伯伯的名字中带亦字,伯娘则是带若字,他们说,若是生个女儿,就取名苏若亦。你失踪那年前虽一直被叫着小名,可我却是知道这个名字的。”

    苏若亦想了想,觉得不解,又问:我失踪多年没有家人寻觅的消息,你为何还找我?

    “苏妹妹,你不知,当年你失踪后,苏伯伯为了找你,被人坑害摔断了腿,早已不良于行,苏伯母为了操持家里,亦是身体大不如前。只是他们从没放弃希望过,便委托了我帮忙找寻。此次进京赶考,却是没想会遇到你,苏妹妹,我等会回去便修书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

    苏若亦手微顿,没有继续问下去。

    当年执着的事如今早已释怀,只是听到自己从未被放弃过,她心里暖和很多。

    若有机会,就让她报答他们吧。

    “苏妹妹,这些年,你还好吗?”

    杭霖从见到她,她就一直是淡然又从容的,他想,到底是什么经历,才让她小小年纪却早已失了天真。

    苏若亦看着他微笑着点点头。

    虽然她对这个童年伙伴没有印象,但她能感受到他的关心,便也没有拒绝与他交流。

    ……

    苏若亦来了丞相府一段时日。

    她始终没有见到赵相,不过她也不着急,以赵相的为人,接她入府只是看在师傅的面上,他本就对歌姬舞姬之类深恶痛绝,自然不会来见她。

    看来,她需要自己找寻机会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