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阿喜 - 美艳歌姬(五) 只是爱你而已(短篇np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只是爱你而已(短篇np集) 作者:小阿喜

    午间休憩时刻,苏若亦躺在雕花藤椅上。

    她手里半握着根木钗,眼神落在上面,似在深思。

    这支木钗是有日慕郎心血来潮时亲手为她雕刻的。

    她每次思念他,便会拿出来睹物思人。

    可如今,从计划那事开始,她竟已有半年不曾拿出此物过……

    分开已近两年了,她知道以他的性子,她不在他身边,他定是一心只在战场,根本不会去考虑这些儿女情长。

    也因此,她没有怪罪过他从未寄书信回来。

    可是,苏若亦想不到,她从未担心过他会对她变心,在这一刻,竟会害怕她自己三心二意,对不起他。

    那两个搅的她心头不宁的人,她亦不知该如何应对他们了。

    苏若亦垂下眸,她注视着木钗上微小的刻字,缓缓摩挲着。

    半晌后,苏若亦叹了口气。

    一切,都随缘吧,任何事都勉强不得。况且她暂时,对那两人只是利用而已。

    而她却确信自己,一直爱着慕郎,未来也会,继续下去。

    两年后。

    “苏妹妹,我听说,慕将军要班师回朝了?”

    杭霖低着头,把手里的茶盏轻放下,他的神色有些黯淡。

    “嗯,总算平安回来了。”

    苏若亦翻看着手下的账本,面容陈静,微微带着浅笑。

    杭霖沉默许久,径直地望着她。见她抬头时,眼睛里似乎带着血丝。

    他一惊,顾不得其他,上前握住她的肩膀,轻轻转过她的头。

    “你这是几日没有休息了,你……”

    意识到自己举动不妥,杭霖怔了片刻,却没有放开手。

    “离他回京还有段时日,你大可不必如此拼命。况且,你这样……我很心痛。”

    苏若亦放下册子,她微闭上了眼,她如今实在有些累,也没有力气挣脱开他。

    “杭兄,你这是何苦。”

    杭霖撇开头,压下心头的苦涩。

    “那你如今这样,又是何苦。”

    何苦?

    若说他何苦如此执着?他也不知。或许,是第一次见她时,他便认定了她是那个人,也认定,她就是他的。

    所以,他无法逃离内心的渴望,只想离她近一些,再近一些,哪怕,她从来不会把目光分给他。

    “杭兄,你知慕郎一月后就回京,到时朝中局势定会有大逆转。圣上多疑,对几个儿子均不重视,如今依靠赵相,我们已稳固了一半势力,可慕郎归朝后,圣上若提出要收回兵权,我们的行事就迫在眉睫,所以,京中这些商铺,不能再留了。我们,也没有多少时间了。”

    苏若亦轻轻地解释道,实际,她知道他定当看得懂这些,只是,不由她亲口说出,他怕是只会继续阻止她。

    果然,他下一刻便放开了手,哑声道歉。

    “苏妹妹,是我不该,只是,大局虽重要,你也还是要保重身体。”

    他心中暗道,在我心中,你眼中的大局,却是比不过你一缕青丝,可我,又如何舍得让你为难。

    杭霖低头望着自己的双手,颤了颤,复又握紧。

    “我还约了几位大人在会宾馆议事,这便先去了。”

    见他挥袖远离,苏若亦神色清明了些,只是,心下却觉苦涩。

    这些年,杭霖对她关怀备至,一开始尚且知道分寸,到如今,已经彻底不加掩饰。若不是她时时刻刻提醒,他恐怕早就直接表明心意了。

    可即使他不说,她又怎会不知。从一开始,她就只是装作不知而已。

    她不是没有阻止过他的示好。

    一开始,她拒绝穿他专门给她订制的裙衫。

    后来,她不同意让他陪自己熬夜看账本。

    到如今,她看着他依旧包容的神色,便再下不了狠心拒绝。

    时间累积,心都已不受控制,又怎么让自己继续言不由衷。

    她知道,心动这种事,是无法控制的。

    她在京这几年,本该是孤身一人的场景,却决然地印入了另一个人的身影。

    她即使再如何逼迫自己不去回忆,可那被陪伴着的温暖的感觉,却已刻在心底,无法抹去。

    苏若亦起身,倚靠窗台,她静看着院里挺拔的合欢树。心中呼唤道。

    慕郎啊,你快些归来吧。我真的,快坚持不住了。

    慕将军班师回朝。

    时隔四年,凶猛无比的慕家军终于再次把那些想要侵占大周的“军匪们”赶回了蛮夷之地。

    整个京城的百姓敲锣打鼓,共同欢庆这美好时刻。

    慕舒由看着周围车水马龙,百姓熙熙攘攘的景象,心里却没有多高兴。

    因为,那个他最想见的人,她不在这里。

    他几乎想立刻飞马奔驰回府。但他不能,他还要面见皇帝,等他论功行赏,然后还要参加劳什子的庆宴会。

    好不容易等他以半强硬的态度坚持着逃出宫,却在宫门口遇上了个人。

    “将军,你这是要回府?”

    “军师,是你啊?你如何也出来了?”

    “穆将军不喜此等形式之事,我卫某人何尝不是。”

    “倒也是,是舒由之过,只是,我这赶着回府去见我家夫人,恐怕要先辞行了!”

    慕舒由拱了拱手,笑着道。

    当着军师的面,他也没什么好顾及的,这两年,军师对他尽心尽力,好几次助他夺城降敌,早已算得患难之交。

    “哦,卫某听说,将军夫人乃天下第一美人,不知卫某可有幸见之?”

    卫暗摇晃着折扇,眼里尽是调侃。

    “这……”

    慕舒由没料到他会开这口,事实上,他不愿让任何除他之外的男子去见卿卿,可若这般说,也太小气了?

    “好了,将军切莫当真,卫某只是玩笑之言罢了。”

    慕舒由松了口气,赶紧翻身上马车,疾驰而去。

    卫暗看着手中的折扇,眼眸幽暗,半晌,他撇了撇嘴,轻声叹道。

    “你恐怕还不想见到我吧。只是,我等不了多久了。”

    苏若亦望着门口许久,始终没有见着那道身影,心神渐渐恍惚起来。

    “卿卿,卿卿,我,我回来了。”

    慕舒由眼神灼热地注视着那窈窕的身影,声音忍不住哽咽。

    “慕郎?我可算,盼到你了。”

    苏若亦回过神,终于,他回来了。她满足地朝他露齿欢笑。

    然后,在他的灼灼目光下,她走近,直到,走进他怀里。用力,拥住他。

    “是我害苦你了,卿卿。你可知这些年我如何想你,我甚至,不敢往京城的方向远望,就怕多看一眼,便会抛下一切来带你走。”

    “我知道,慕郎,我亦想念你。”

    苏若亦靠在他胸口,呼吸着周围被血腥味侵染的空气,没有丝毫嫌弃。

    这个她依靠的肩膀,从来不是她一个人的。她在很久以前就知道。

    可她爱的人,柔情似水的他,肆意放纵的他,赤胆忠心的他,那都是他。

    她也愿意,为了守护这样璀璨夺目的他,付出一切。

    慕舒由紧搂住她的腰,亲吻着下巴处的发旋,他的心中剧痛,却还是忍住那欲裂的心情,哑然道。

    “不,卿卿,你不知,我注定要对你不起。此次回京,我本是可以和你从此如神仙眷侣般不问世事。可如今,圣上却有意要收回我的兵权,他这是容不下我了。我,再不能给你安定了。”

    苏若亦安静听着,仰起头,却是嫣然一笑。

    “慕郎,我送你一件礼物,你想要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