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阿喜 - 美艳歌姬(六) 只是爱你而已(短篇np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只是爱你而已(短篇np集) 作者:小阿喜

    “见过主公。”

    “赵丞相?你……”

    慕舒由放下手中的折子和账本,微微蹙起眉。

    “主公,你莫非还不知情?”

    赵晋亚语带惊讶,他还以为苏姑娘都告知他了。

    “卿卿,你说的礼物,究竟是何意?”

    慕舒由掩饰掉心头的慌乱,他看着她,眼神灼灼。

    苏若亦安抚地拍拍他的手,眉目舒缓,轻声细语道。

    “慕郎,你说要给我安定,可我,亦想保你周全。我知你本无心,可被局势所逼,若非如此,恐怕兵权一交,刺杀就该来了。只有这般,才能活下去。”

    “卿卿,可我只想和你……”

    慕舒由握住她的手,心中酸涩,话尽堵在口中,却无法吐出去。

    他并非责怪她做这些,因他亦知皇帝对他的忌讳,迟早有日会容不下他,他一早也想过,干脆早些放开她,也好过连累,只是他不舍得。

    如今,看到她为他所做,他甚是感动,却更忧心。他的卿卿如此本事,还会永远留在他身边么?

    “慕郎,若可以,我亦想与你此生共度,无忧无虑。可这世道让我们无法选择。当今圣上昏庸无能,任人唯亲,若非赵相曾是先皇的救命恩人,这朝堂之上也不会有他了。在我心中,你是举世无双的英雄,所以,即使只是为了这天下百姓,我们也得把这条路走下去。”

    “主公,苏姑娘说的在理。从前,我虽不满新帝,却也一心只想着尽我本能为百姓做些实事,可后来方知,若只依靠我一人,这天下百姓如何帮的过来。你如今是最有希望成事的,我便把这心愿都寄托在你身上了,望你考虑清楚。”

    慕舒由转过身子,他低下头,将苏若亦的手紧贴在脸上。

    他的大手索住她的腰,微微垂眸,望着她闪烁明亮的眼睛,仿佛一盏明灯在照耀着。

    良久,他叹息出声,语调中好似还带着笑意。

    “卿卿,其实你不必与我说这么多。只要你要的,我都愿给。更何况,我亦早就有了计划。只没想到,你竟比我更快更周全罢了。”

    他本是准备瞒着她,怕她过于忧心。却未料,她倒是给了他一番惊吓,说到底,他一开始只是过于震惊了,一时未能反应。

    苏若亦微张大嘴,眼露惊讶,这确实是出乎她的意料了,只是,慕郎亦有所准备,这是最皆大欢喜的。

    片刻后,她就接受了这个结果。

    此时,杭霖从赵相身后站出来,他的声音温雅,笑容灿烂,只是眼神直望着那被别人拥在怀里的身影。

    “苏妹妹,这样你以后便能少操些心了。”

    他不在意他们的成事,也不在乎为谁办事,反正只要他心中为着百姓就是,因而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在他心中根本比不过她,他关心的是,她终于可以不用那么辛苦了。

    慕舒由目光不善地对上眼前清雅隽秀的男子,直觉这人对他是有威胁的。

    “你是卿卿的兄长?”

    “慕郎,这位是杭公子,他是我的童年玩伴,如今亦是吏部侍郎。这些年,全仰仗杭兄和赵相的帮助。”

    苏若亦轻轻介绍道,她如今只能逃避那些不该有的心思。

    “主公。”

    杭霖收回视线,恭敬地唤道。

    不论他心中有何想法,却是从未想过强迫于她,他只想留在她身侧,无论,以什么身份。

    慕舒由从他的神色中猜出了他的心意,他虽不满,只是看在卿卿没有任何表示,并且他还算识趣的份上,他不准备过多干预。

    “好了,不必多礼。今日时辰已不早,我与卿卿还有话要说,不如你们就先回去吧。”

    慕舒由在和除她以外的人说话时,向来都是直接又放肆的,所以这会,苏若亦虽觉得有些失礼,却也没阻止他。

    “慕郎,你方才可真是,幸好赵相度量大,否则可真是要害我白忙活了呢。”

    “卿卿,别说其他人了,只有我们,好吗。”

    苏若亦对上他炙热的眸子,看懂他的渴望,她面色微赤,垂下眸,眼睫微颤。

    慕舒由扶住她的纤腰,手掌稳稳覆上她的前襟,指尖捻起,缓缓剥落,露出雪润纤柔的娇躯……

    夜半。

    阁楼深处,烛台闪烁,魅影婆娑,床板晃荡,呻吟重叠。

    翌日,太阳高照。

    卫暗在小厮通报下踏入将军府大门,他轻摇着折扇,眼神飘然,微微打着呵欠,好似没有睡醒。

    “军师,你来的正好。”

    慕舒由一见他,赶紧迎上前去。

    苏若亦本来正低头抚按着酸痛不已的腰肢,闻声,她仰头,不经意地,却蓦然见到那令她惊惧不已的面孔。

    是他?那个人终于出来了。

    “将军久等了。”

    苏若亦身子一颤,听到这熟悉的清澈的声音,她震惊地再次把视线对上他,看到他微眯起眼眸眨了眨,她绝望地闭上了眼。

    怎么会是他……

    他就是那个人,是了,这世界还有叫人皮面具的东西,长的不像又如何。

    只是他,又为什么要帮她!帮她,就是帮慕郎,难道他不知道吗!

    突然,苏若亦想到第一次见面时他所说的话,一个大胆的猜测在她脑海中隐约浮起。

    这可能吗?可是,又似乎只有这种不可能的可能了。

    他们进了书房议事,苏若亦在花园里来回打转,手里搅动着手帕,无比心焦。

    她终于知道为何慕郎也有所准备了,恐怕就是因为他,这样看来,慕郎只怕已把他当成心腹。

    她真后悔以不舒服的名义去了茅房,如今听不到他们说什么,她的心实在无法安定下来。

    终于,在花园里时不时踢着碎石的人儿突然停下了动作,她被一股倏地力拉入了假山的缝隙中。

    “你!放开!”

    苏若亦挣不开他的手,只好愤怒地盯着他,眼眸似染上了火。

    “你宁愿躲在这里着急,也不想留在书房里多看我一眼?”

    卫暗眸色深沉,他直望着她的眼睛,低声问话,却又像是陈述一件事实。

    苏若亦只看了他一眼,她撇开头。

    “你既知道我不想见,为何还要多此一举。”

    “呵,今天看你的眼神,我还以为你认出我了,怎么,还要装下去吗?”

    “卫暗!你到底想做什么!”

    “果然,你还是记得我,我就知道,你不会忘记的!”

    卫暗眼睛微微一亮,他的嘴角轻勾,绽放起灿烂的笑容。

    “我当然记得你做过的事!”

    苏若亦转回头,怒瞪他冷声哼叱,瞬间便打破了他美好的脸色,他微眯起眼,良久,转开视线。

    “我会弥补的。”

    “弥补?不说你曾经做过的事,如今,我根本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又怎么会信你,是真心实意帮我们?”

    卫暗放开手,他背过身子,声音低沉了下来。

    “目的?我当年为你挡的一箭,还不足以让你看清我的心意吗?”

    苏若亦没说话。

    她知道当年他救了她一命,可那救命之恩,和他所造成的伤害比起来,她根本无法记在心上。

    即便他真的对她有意又如何,难道他会为了心中的那一点私欲,违抗他的使命吗?

    苏若亦不信。

    当年他会做的事,如今未必就不会做,所以,她一定会做好防范。

    良久,静谧狭窄的空间里,只有两人清浅的呼吸声响起。

    卫暗望着自己垂下的手心,紧了又松,握了又放。

    最终,他闭上眼,做了决定。

    直到离开花园,苏若亦依旧心神不宁。

    她想到卫暗临走时看她的眼神,像是释怀,又好似在诀别。

    还有此刻正躺在她怀里的匕首,他说,“你收下这个,此后我便不会再打扰你。”

    她不知道自己在不安什么,分明那个人是她该恨的人,可如今的他,毕竟不再是曾经那个,她想恨,也没有理由。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